绫歌

——帮我杀一个人。

屋内本是悠扬悦耳的琴声,却随着这句话戛然而止,一片死寂。

——谁?

他双手抱剑,靠在门口,嗓音好似故意压低。

他这是第二次前来听女子琴音,只是和前一次一样,始终不愿意进门,也不饮酒,不说话,仅靠在门前闭眼聆听。

女子轻抚琴弦,屋内继续琴声悠扬。她微微一笑,嘴里干巴巴的冒出两个字。

——秦安。

——为何要杀?我有什么好处?

他继续闭眼,眉头微皱,不知道是因为这段对话扰乱了美妙的琴音还是为何。

——任何你想要的好处。

女子忽然双手按住琴弦,却只回答了一个问题。屋内再次陷入死寂,他却已然离去。

——为何要杀?

女子熄灭烛火暗自呢喃。

本以为是一世荣华,再得一心人,此生无憾。谁料想这一心人却是一心为权谋而来。

锣鼓红绸漫天之际,亦是剑飞寒芒情断之时。

家破人亡,当初的延城贵女,如今却落得个以琴瑟之音取悦他人的楚馆音伶。

她不知道离去的这个人会不会帮她杀秦安,她只是对每一个来听她抚琴之人,重复着她的请求。

过了几日,他再次前来,这次却是进屋了,隔着幕帘,看不真切他的脸,亦看不真切她的神情。

玉手轻佻,只见那芊芊玉指在琴弦上飞快的弹奏着,时而悲凉,时而激昂。而他却一杯接一杯的倒着酒。

琴声毕,他便放下手中的酒壶道:

——少时你厌恶抚琴,好舞剑。奏完这曲,以后别再抚琴了吧。这便是我要的好处。

说罢,拂袖而去。

自此,延城多了一个女剑客,着青衣,常于一墓前舞剑,墓主人名秦安。